微信公众号 banner
hjbj
进入旧版 家寻亲人(图片) 家寻亲人(文字) 政策法规 公益中国 社会救助 寻亲登记 志愿者加盟
比对认亲 亲人寻家(图片) 亲人寻家(文字) 打拐防骗 协发通告 线索提供 寻家登记 救助站加盟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首次开发建设的以失踪人口建档存档、查询比对为核心的综合寻人系统,是援助失散家庭寻找失踪亲人的权威寻人平台。2008年1月,“档案库”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了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35个独立省区的区域寻人平台;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落地,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已全面进入制作并同步播发阶段;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活动专题;刊发了两期《寻人大典》(第三期《寻人大典》已进入全面征编阶段,即将投入印刷)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人挂历;国内唯一的失踪人口数据系统全新上线,“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建立了长效联合寻人机制,采编寻家人员求助信息数万条;招募来自不同工作岗位的寻人志愿者数十万名;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门户等建立了寻亲援助机制;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和优酷、土豆、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建成全国自媒体影视寻亲公益互动机制。为众多寻亲、寻家人员早日与家人团聚打通了国内首个高效寻人通道,大量失踪者先后回归家庭,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首次开发建设的以失踪人口建档存档、查询比对为核心的综合寻人系统,是援助失散家庭寻找失踪亲人的权威寻人平台。2008年1月,“档案库”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了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35个独立省区的区域寻人平台;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落地,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已全面进入制作并同步播发阶段;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活动专题;刊发了两期《寻人大典》(第三期《寻人大典》已进入全面征编阶段,即将投入印刷)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人挂历;国内唯一的失踪人口数据系统全新上线,“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建立了长效联合寻人机制,采编寻家人员求助信息数万条;招募来自不同工作岗位的寻人志愿者数十万名;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门户等建立了寻亲援助机制;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和优酷、土豆、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建成全国自媒体影视寻亲公益互动机制。为众多寻亲、寻家人员早日与家人团聚打通了国内首个高效寻人通道,大量失踪者先后回归家庭,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全国站 北京站 天津站 上海站 重庆站 广东站 江苏站 山东站 浙江站 河南站 河北站 辽宁站 四川站 湖北站 福建站 新疆站 内蒙古 黑龙江
湖南站 吉林站 安徽站 江西站 云南站 陕西站 山西站 贵州站 甘肃站 海南站 青海站 西藏站 广西站 宁夏站 台湾站 香港站 澳门站 国外站
收起

央视追问北京警方打击号贩子:抓到了然后呢?

寻人网|寻人启事网|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 2016-01-29 08:58:48

    一通怒斥,一场严打,北京警方今天宣布在广安门医院抓获号贩子七人。号贩子依旧、挂号难依旧、知名医院超负荷运行依旧、可着急的患者如何救?

当事人:

我上首都看个病,我花钱,我遭罪,我等一天在这排队。

解说:

网上挂号、电话挂号、APP挂号,我们能否先确保实名挂号?

《新闻1+1》今日关注:警察抓了号贩子,然后呢?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前两天我们《新闻1+1》节目里头有在关注着,在北京广安门中医院,一个年轻的女子痛斥号贩子的一段脱口秀。简直可以称得上脱口秀,因为几乎中间都没有断点,情绪非常的饱满。但是她的矛头直接指上了大家已经深恶痛绝的号贩子。

这件事本身号贩子不是新闻,因为长久以来一直都有,但是这个女子的表达实在精彩,再次引发了全社会这样的一种关注,没多长时间这种关注度就已经超过了一千多万次人次的点击量,然后媒体广泛介入。

今天,北京的警方发布了对这件事情的公告,我们一起来看一下。2016年1月19日7时许,西城分局广安门内派出所结义群众,反映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的情况的报警之后,立即赶往现场了解情况并开展工作。

在前期调查的基础上,治安总队会同西城分局连续开展工作,先后在广安门中医院、协和医院、宣武医院抓获号贩子12名。期间,1月25日清晨,民警在广安门中医院就抓获号贩子7名,其中作拘留处理4名。目前针对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问题,市公安局相关部门已成立专案组正在进一步工作之中。

好,有了今天这个北京警方的最新的这种情况,接下来我们要关注这会否是我们非常愤怒这种医院里的号贩子对他施以打击的一个转折之点呢?警察抓了号贩子,然后呢?

解说:

东北女孩怒斥号贩子的视频被疯狂转载后的第二天,1月26日我们的记者来到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发生一夜间医院的挂号大厅变了样,号贩子的没有了,挂号大厅加强了安保力量,还有身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正在不停地进行巡视。

刘震 中国中医科学院光恩们医院院办主任:

我们下一步要加强比如说保安,如果以前没有巡逻的次数过多,我们要加强管理,要不整夜巡逻,就是这样的,我们承认我们在管理上需要加强,而且你看看号贩子不止是广安门一家。

解说:

视频中的女孩事后表示,自己接到了一些陌生电话和短信的威胁,至今不敢露面。她通过短信的方式向媒体记者表示,我只是单纯只身体一人给妈妈看病,当天没挂上号之后自己又随便挂了一个号开药就赶快回来了。我只一直忙着照顾瘫痪的妈妈,我单纯地想给妈妈看好病,好好赚钱念书。

这段视频被疯狂转载后打击治理号贩子行动迅速展开,然而在现实中,号贩子们仍在顶风作案。就在1月26日,有媒体记者前往北京的三家三甲医院暗访时发现,号贩子依然猖獗。

1月26日,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发出情况说明表示,一直以来,医院都在积极配合公安部门不断增强安保力量,持续开展治安巡查,严厉打击号贩子。而就在声明发出之后,我们的记者拨通了号贩子的电话,他声称自己依然能够搞到广安门医院的专家号。

记者:

我们想啊个广安门医院,今天下午姜医生的号。

号贩子:

提前一天订,今天的没有。

记者:

是多少钱?

号贩子:

300(元),一共314(元)。

记者:

我们这两天早晨也都排队了,怎么就排不上呢?

号贩子:

你都能排上,我们干嘛去?

解说:

一位匿名接受媒体采访的号贩子认为,他们缓解而不是加剧了看病难,并且指出看病难的解决方向,最后他还建议记者好好看看一位经济学家的文章,全社会都该感谢号贩子。

而就在今年年初,北京警方在北京协和医院门口抓获了一名号贩子,并从他身上搜出了印有“发扬雷锋精神,诚心为您服务”宣传语的名片。

执勤民警:

200块钱的号,管人要600要800,你这还雷锋精神?什么时候跟患者联系的?

号贩子:

昨天。

执勤民警:

挂的多少钱的号给患者?

号贩子:

300块钱。

执勤民警:

那号是多少钱,是14块还是7块?

号贩子:

7块。

解说:

这些号贩子说,我们也要经历严寒在饱受酷暑考验,虽然履经警方打击,但他们依然在顶风作案这次也不例外。

记者:

现在还能挂号吗?

号贩子:

能啊。

记者:

我想挂一个明天301医院的。

号贩子:

挂什么科?

记者:

明天上午肿瘤科。

号贩子:

门诊也有专家,特需也有专家,看哪个?明天特需有个郑教授,赵医生,挂号费200(元),再加200(元),一共400块钱。

记者:

400块钱,确定能挂上吗?

号贩子:

能挂,我专门干这个的,能挂不了吗,用你的手机号给我发一个短信,病人的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地址。

记者:

你这是从网上挂的,还排队去挂?

号贩子:

我这找关系给你挂吧,你把他信息给我发来我就能给挂上,我们有办法。

记者:

那什么时候能拿到号?

号贩子:

明天八点直接拿号就行。

白岩松:

警察抓了号贩子,事情并不是了解,因为警察抓号贩子是在25日清晨的时候,但这两天你看媒体进行采访的时候,这种号贩子只不过公开转地下,但是依然还活跃,依然还正常的“营业”呢,当然我这营业要加引号了。

不过这几天在关注着这个女孩像脱口秀一样的斥责这个号贩子的这种视频之后,变化还是多的。你看视频当事人她接到了一些陌生电话短信的威胁,至今不敢露面。但是我觉得也不能把她不接受记者采访全给理解成就是接受了短信的威胁,可能她自己有其他的一些想法,不能仅仅归于这一点。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增强了安保力量,严打号贩子,国家卫计委严查内外勾结,要密切配合公安机关打击号贩子。

北京警方在广安门医院抓获七名号贩子,拘留处理四名。

那么说到这,我看到了今天下午北京警方相关的公告之后,有四点学习体会。第一个体会就是,关注它是一种力量,那个女孩那段视频如果只有一千个人看,或者两千个人看可能就不会形成一种力量,但是达到了一千万媒体广泛关注之后,所有的人一起关注就形成了一种力量。你会看到,社会各方都行动起来了,包括警方力量。

第二个,与其抱怨不如报警,在北京警方的公报当中特别谈到了那天早晨接到了群众对号贩子的举报,因此不要成为号贩子的同流合污者,或者说是协作者,或者我宁可多花钱,其实你某种角度也配合了他。抱怨不如报警,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第三个,这几天号贩子依然在活动,而且很猖獗,证明什么了呢?就是说,他这里有很大的利益驱使,另外他也不担心。不担心什么呢?这就涉及到了警察做完了警察该做的事情,接下来呢?法律该怎么做?社会各界又该怎么做?医改怎么去跟进?如果法律现在无法去跟进,就那么几天,待几天就出来了照样可能潜入地下继续再干这件事,他也就不担心,难怪这几天还这么不长脸,还这么嚣张。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联系一位嘉宾。我们要连线的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的教授,是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的委员刘国恩,刘教授您好。

刘国恩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您好。

白岩松:

首先您怎么看待关注就是一种力量,其实这不是号贩子不是新闻了,但是这个女孩从新把它变成了新闻,社会各方又开始了一次打击的行为,它会变成一种质变吗?还是依然只是一次治标?

刘国恩:

我觉得关注是一种力量表述的非常非常地好,这个关于在大医院看病就医,一票难求,医床难求的问题不是今天的问题,是由来以久的。这么多年医改也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今天有号贩子这么的普遍,其实也反映说我们医改的进展还是不是那么的令人满意,特别是在大医院看病就医的时候。

一个方面是因为我们的病人都到大医院去看,所有的疾病,包括住院、急诊还有一般门诊。同时,我们大医院的挂号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发挥配置资源的作用。比如像我们挂号,挂号在其他国家是没有的,都是预约,我们这个中国的挂号就反映出我们资源确实不足。

与此同时,你看那个女孩在哭诉当中也提到,这个排队,她说你要排队也就好了,我也就认了,可是你不是排队,你放一个凳子在那,我到窗口你们一伙人一起上,这就是我们说加塞。对加塞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如果就事论事的话,我们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实名制,可能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实名制也不是今天才提出来的,为什么实名制推行不下去?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可能要都用一些公安的手段使得这些加塞的人不应该在医院里面跟这个里面进行勾结来形成这种不遵守制度现象,就像我们开车遇到的加塞一样,每个人都气愤。

白岩松:

那刘委员,您觉得这一次会成为一个质变吗?还是依然是在进程之中?

刘国恩:

我不能说是一个质变,但是我觉得这个事件反过来是个好事,让我们大家重视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肯定不能够仅仅是治几个号贩子的问题,号贩子的问题只是解决了有些人的号重新分配的问题,谁又加钱谁就出,谁就可以拿到这个号,并不解决供求关系本身。

供求关系的解决必须要从我们体制上来解决问题,就像我们说的,这个门诊服务,如果放在我们大医院来提供的话,放在哪个国家都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中国2015年的门诊是接近80亿,我们只有两万多家医院,想象一下,如果放在美国放在英国他们的医院。

白岩松:

这依然是一个资源严重的不均衡出现的这种情况,好,这方面的问题一会刘教授怎么再继续探讨,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件事情。

解说:

东北女孩对号贩子的怒斥,既喊出了公众的心声,也喊出了广安门医院的难处。

刘震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院办主任:

我们医院一天11000的门诊,医务人员400人,一天看11000的门诊量,你觉得是不是已经超过负荷了。

解说:

门诊量远远超过医院负荷的难题,不仅仅是广安门医院一家在面对。

同样在北京,作为我国目前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儿科医院,北京儿童医院的门急诊量从2011年的227万增加到2014年的337万,三年间增长了48%。

田剑 北京儿童医院新闻发言人:

同时我们医院人员的数量也在增加,但是相对比例来讲,没有这个病人增长的这个速度快。

解说:

目前,北京儿童医院的日最高门诊量超过一万三千人,而医生只有628名。

刘颖 北京儿童医院内科主任医师:

现在(一天)七八十也是常态状态。最多我记着一百四十多,那就是高峰了。

解说:

类似的状况也每天在北京同仁医院上演。作为全国眼科耳鼻喉科重点医院,一名专家一个出诊日,接诊六、七十名患者也是常态,超强度工作让很多医生养成了一个六、七个小时不喝水、不上厕所的习惯。

记者:

一般每天大概看多少患者?

卢海 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主任医师:

一般我们其实定额,半天定额是15个号,但是实际上我们一般在15个之外经常加38、39甚至40多(个号),经常看到五六十(位患者)但是还是很普遍,很平常的事情。

解说:

据统计,北京有超过60家三级医院,年门诊量高达两亿多人次,其中三分之一是外地来京就医患者。

而根据201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大约90%的病人愿意选择著名专家和重点科室专家,而北京全市医院专家号全年不到180万个,也就意味着99%想挂专家号的人根本挂不上。

记者:

您几点来的?

排队患者:

我五点半,昨天下午5点半。

记者:

你是几点来的?

排队患者:

我是7点多。

记者:

今天早上。

排队患者:

我昨天晚上7点多来的。

记者:

一宿没睡?

排队患者:

对。

记者:

你从哪里来的?

排队患者:

安徽的。

解说:

日前,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做的2015年度中国医院综合影响力排行榜单中,全国前一百名医院排名,北京以拥有23家优质医院位居全国之首。优质卫生资源集中在北京,著名专家集中在名医院,医疗资源的过度集中,直接导致了北京各大医院的拥挤不堪,供需严重不平衡的症结,给什么药才能疏解,这个压在所有人心头的问号,不知道还要存在多久?

白岩松:

其实警方一直在打号贩子,你看数据,2015年5月的时候,光一个月警方开展整治号贩子专项行动就50余次,一天相当于两次。其中比如说重在区,不一定是广安门医院,肯定不是。2015年北京儿童医院,警方组织20余次专项行动,公抓获号贩子245人,拘留了173人,这仅仅是一个儿童医院。

我们再来看一个数据,这就是不平衡了,2015年中国医院科技影响力排行前100家医院,北京23,上海20,这就43了,再加上广东9家,这就52,一半以上北上广就给占了。

接下来继续连线刘国恩教授,刘教授,警察一直在做他该做的事,这次针对广安门医院警察也抓的,在广安门号贩子就抓了7个。你觉得警方做完这事之后,接下来该谁做这方面的事才能真把号贩子事给解决了?

刘国恩:

我觉得警方抓完以后,我们真正要做的事就赶快更好地推进国家医疗体制改革。我给你两个数字,大家可能就明白里面真正的道理。美国的一千个人平均拥有床位只有3.1张,中国一千人拥有的床数已经高达4.8张,所以说并不是我们总量是根本的矛盾,在我们北京总量前提下,我们的结构出了非常大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让80亿的一般普通门诊跑到两万家医院去看病,所以这个问题要不解决,我们永远都会面临这个拥堵的常态,所以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通过改革把一般普通门诊能够引向到社区来。

那社区谁来接这个单呢?那就应该解放医生,让医生来开办社区的诊所,让我们普通老百姓在家门口就可以看到这些普通性,非住院的疾病才能够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这样子的小病,感冒发烧、拉肚子的都跑到301去,协和去,他并没有一个系统能够识别你是大病还是小病,所以这个系统就会造成一片混乱。

白岩松:

没错,好,我也听到一个说法,号贩子自己说我们这是干的好事,也有经济学家,经济学者说号贩子做的事很正常,因为有需求,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一种意见?

刘国恩:

这个我也注意到了,这个是号贩子出现确实是因为市场的供不应求才出现号贩子,像我们当年商品短缺的时候也有投机倒把的现象。但是注意了,他这个地方可能也出了一个问题,投资倒把的现象是在解决两个市场,如果一个市场供过于求,一个市场供不应求,他把产品从供过于求倒到供不应求,从这个意义上他在做贡献。

但是现在我们在一个医院里面倒号,倒这个票的话,那他就没有什么贡献了,他的贡献仅仅在于说把这个有限的票能够给那些没时间排队的人,能够得到这个号出点高价钱。所谓的贡献也就仅仅体现在这,没有解决供过于求向供不应求的已经去配置这个资源,所以说他这个讲的说我们要感谢号贩子是非常非常有限的我认为,如果我们要纯粹从经济学习讨论这个问题。

白岩松:

好,刘教授,这可能也是号贩子的一种狡辩,他还给自己的一种自豪感,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这个事件,究竟如何去真正解决号贩子的问题。

警察:

往前全出来。前三个出来。全出来红衣服的前边。

警察:

别动,别动。

解说:

打击号贩子的表态和行动在北京近年来经常能够看到,而除了警方的抓捕行动,对医院挂号就医的日常管理也是必不可少。为此,北京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防范倒号,解决看病难的问题,然而这些措施实施的效果究竟如何呢?

“我自己在北京看病也挂不上号,医院门口有大妈声称有号且可以直接带我去诊室。但前提是病例要用大妈的名字,看病拿药都刷她的医保卡。”

东北女孩怒斥号贩子的视频发出后,音乐人高晓松发布的微博,用大妈的名义看病,这显然不符合北京市实名就医的规定。2003年5月,当时的北京市卫生局就出台了《关于医院看病实行实名制的紧急通知》,而如今,挂号实名制真的被彻底执行了吗?

调查员:

您好,我办个就诊卡,您看我念一下身份证号行吗?

医护人员:

写上您的身份证和电话。

调查员:

谢谢。

解说:

东北女孩怒斥号贩子的视频发布后,一位网络调查员在没有使用身份证的前提下就顺利在医院窗口办理了医院的就诊卡。在医院窗口,实名制的规定有机可乘,那么通过网络和电话预约呢?从2011年,北京市开始推出预约挂号统一平台服务。

(2011年7月29日 新闻)

预约挂号的时候患者必须要提供准备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预约成功后续有效身份证件到医院取号即可就诊。

解说:

然而,记者今天在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上输入一个编造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结果竟然能够顺利注册成功。

据记者了解,虽然各地普遍实行挂号实名制,但多数医院的网络挂号平台并未与公安部门的身份证系统联网,实名制成了“伪实名”。而号贩子也正是利用了这个漏洞,用虚假身份抢号囤积,然后找到买家,再更换姓名。

记者:

你们拿什么,软件吗?

号贩子:

软件,跟抢火车票的软件似的。

记者:

那你抢的,提前也是拿到患者信息抢是吧。

号贩子:

没有,我们有的给自己,有的不给,就是用别人的抢完了,后期改名。

记者:

那后期还能改名?

号贩子:

对,改名,手机号。

记者:

那后期怎么改,不都是实名制吗?

号贩子:

实名制,我这边退,那边改。

白岩松:

好,接下来继续去连线刘教授,刘教授其实警察抓完了号贩子,接下来一方面法律是不是需要去跟进,比如说有对号贩子有更严厉的这种处罚,不是待几天就出来,这个不是咱探讨的。为什么北京实行实名制就实行不下去呢?您分析它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上海和广州好像号贩子相对情况就解决的好一点。

刘国恩:

我不认为广州和上海解决号贩子情况更好一点,我是认为这个北京的号贩子严重还是因为北京的三甲医院集中度比上海和广州更高一些。所以说如果从短期来看的话,我觉得实名制真正的推行才是我们能够想得到的一个道路,现在很多实名制是假实名制,刚刚也看到短片这里,很多实名制就是有其名无其实的,所以这个实名制必须是我们目前要真正推进的一个东西。但是从长来看的话,肯定只能通过解放医生,让门诊走出大医院。

白岩松:

开到这个患者家边去,但是您觉得现在实名制在北京为什么实行不下去呢?高铁这么大的流量都很快解决了?

刘国恩:

我觉得这个和我们的这个医院系统的这个比如电子基础,信息化的程度有关,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一点就是,如果医院还存在管理不善,甚至保安可能和外面的人进行勾结的话,这个可能就是一个比较大的一个漏洞。

评论员:


好,刘教授时间的原因今天先到这,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析。恐怕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意愿的问题,意愿更强的话,这个问题肯定能解决。

 

 

最近更新
阅读排行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