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率先开发建设的集失踪人口建档存档、启事发布、查询比对、大数据人脸识别及公众平台、影视新媒体传播等为一体的专业融媒体综合寻人服务平台,旨在助推广大失踪家庭寻亲圆梦。
2008年1月,失踪人口档案库寻亲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主平台搭建及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
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独立省、区及国外35个区域寻人平台;成功创建“重点寻找”紧急寻亲服务专题并启动与之匹配的专业寻亲方案;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正式开播,全网收视;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 “说说心里话”、“寻亲投票”、“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寻亲活动专题;刊发两期《寻人大典》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亲挂历;“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整合寻家资源,制作掌中“万人寻家图”并播发两期;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积极建立长效联合寻亲救援机制;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新媒体等长期联合,献爱寻亲;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百度百家号、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打造新媒体影视寻亲“圆梦”效应。
多年来,失踪人口档案库立足平台创新,牢记团聚使命,砥砺寻亲圆梦。始终坚持搭平台、送温暖、唱主角、促团圆,长期与广大寻亲、寻家人员一路前行,用实际行动见证了每一个团聚的温暖瞬间,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将在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当前位置: 首页 打拐防骗 详细内容

西昌男孩6岁上学途中被拐卖 13年后通过DNA比对找到亲生父母

凉山日报     2020-01-20 08:51:39

        2006年12月15日,西昌市西溪乡牛郎村8组6岁的小男孩周凯在上学途中被拐走。随后的13年中,周家人从未放弃寻找周凯,他们从村里找到村外,从西昌找到外省,但一直没有周凯的消息。

        就在周家人越来越绝望的时候,2019年12月30日,一通电话给周家人带来了希望。警方发现福建那边有一个小孩,和周凯的情况很相似,通过DNA比对,最终确定那就是走失13年的周凯。

        父母远赴福建接回如今已经19岁的周凯,亲朋好友在村口敲锣打鼓迎接他们。周凯说,今年他要在西昌过年,过完年后回到福建学做生意,今后将会福建、西昌两边跑,当福建没有活儿做的时候,就回西昌陪父母几个月,弥补一下失去的亲情。

       1月9日下午2点,西昌市西溪乡牛郎村8组周文图家的院子里热闹不已。亲朋好友三五成群地坐着聊天、嗑瓜子,厨房也正忙着张罗一顿喜庆的饭菜,就像那升腾起来的白气一样,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喜悦在涌动。他们都在等待,等待周凯回家的那一刻。

 

 

1

敲锣打鼓相迎回家的路走了13年

        9日下午,西昌的天气如往常一样,暖阳当空。对于周文图一家来说,今天意义非凡,在公安机关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找到了丢失13年的儿子周凯。

        得知周凯回家的时间后,亲戚朋友已经迫不及待地做好了欢迎他回来的准备。红彤彤的横幅高高挂在家门口,香喷喷的瓜子装了满满一大盘,黄灿灿的鲜花也准备好了,就等周凯到家那一刻递到他手中。

        1点、2点、3点、4点……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尽管等待的过程有些漫长,但是对比周家人过去那13年,眼前这几个小时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亲人们的脸上并没有焦急的情绪,甚至有些享受这短暂的等待,因为悬在他们心中13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们内心很踏实、很满足,他们终于确信,周凯要回家了。

        “已经到城里面了!”一个激动的声音打破了短暂的等待。听到孩子到达西昌的消息,院子里的人纷纷起身,陆陆续续走到村口准备迎接。一路走,周围的乡亲们一路议论着:“周家以前掉了的娃儿要回来了!”“怕是落了有十二三年了哦。”“是啊,不容易,终于找到了。”

        锣鼓准备好了,鞭炮也准备好了,一旁的扩音器里欢快的歌曲放了一遍又一遍,“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下午4时30分,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远处缓缓驶来,停在村口。从窗户望进车内,前排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年轻男孩,怀抱着一束花,正腼腆地往窗外望去。待车停稳,他低着头慢慢从车上走了下来。

        “噢哟,这个一看就是周家的儿子,和爹妈长得特别像。”一旁围观的邻里纷纷说道。

        刚下车,周凯的两个姨妈就快步冲上前一把抱住了他,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就先掉了下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尽管周凯的爸爸周文图和妈妈付文菊已经先于其他亲人见到了周凯,但看到此情此景,他们还是低下头抹起了眼泪。

        从村口到周家步行大约要10分钟的路程,平坦的水泥路走起来并不困难,可是周凯这条回家的路却走了13年。他踏着这条既熟悉又陌生的乡间小道,回到了自己离开13年的家。

 

 

2

上学途中走失6岁男孩被拐至福建

        周凯的离开要从2006年12月15日说起。当时周凯年仅6岁,在牛郎村先锋小学上一年级。农村孩子懂事得早,班上的同学们大多是独自一人上下学。但由于周凯的年纪在全班算小的,所以父母每天早上都会把他送到村口或直接送到校门口,放学后再自行回家。

        那天早上,周凯和往常一样出门去上学,妈妈付文菊把他送到村口,他只需再走十多分钟就能到达学校。可是这一次出门,周凯就再也没回来过。

        到了中午1点过,家里人等了又等,还是没见到周凯的身影。为什么都放学那么久了,孩子还没有回来? 据付文菊回忆:“当时我们还以为他是到哪个同学家里去了。到了下午2点娃娃还没有回来,就有点着急了,我们发动全家、全组的人一起在附近到处找。我们还问了老师,但当天上课的老师也没留意那么多。”

        付文菊告诉记者:“我们当时还有个想法,是不是娃娃上学路上不小心掉进附近的鱼塘了,所以到处在鱼塘里捞,但是都没有找到娃娃。”附近的邻里也告诉付文菊,当天上午在学校下面的路口曾看到过周凯。

        没有在学校,也没有掉进鱼塘,周家只能扩大范围,前往各个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寻找,还到邻村去四处打听。找了一个星期,有人在路边发现了周凯的书包,这样一来,基本就能确定孩子是被拐走了。

        孩子的走失给周家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全家陷入了无尽的悲痛中。每每提到孩子遗失时的情形,周文图夫妇都忍不住落泪。周文图每天生活在自责里:“都怪我们啊,没有把娃娃照顾好。那几天全家人眼泪基本上没断过,特别的自责,要是把娃娃送进校门就好了。”

        又寻找了一个多星期,又陆陆续续听说孩子已经被拐带出西昌了,周家人这才慢慢接受了孩子被拐走的事实。

3

不放弃寻找 孩子一直是家人的牵绊

        尽管孩子已被拐走,但周家从未放弃寻找孩子。由于不知道孩子被拐到什么地方去,他们只得再扩大范围,到西昌周边的县去寻找,到处贴寻人启事,托村里跑车拉货的朋友将寻人启事带到省外去,到公安局报警备案,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上了,希望能够有一点帮助。

       就这样在自责、痛苦、焦虑中苦苦挣扎了几年,周文图回忆说:“当时不管是四川电视台还是中央电视台,我们都打电话去咨询了解过,也登记了信息。我们还多次到公安局去采血、录信息。身边亲朋好友一有啥子找娃娃的渠道,就马上来给我们两口子说。”可是,他们迟迟没能等来喜讯。

       周凯是他爷爷最喜欢的孙子,周凯的走失给爷爷带来了沉重打击。几年后老人病倒了,医生告诉家人,老人家心里有事想不开。没过多久,周凯的爷爷就去世了。

       时间越久,周家人越感到希望渺茫,他们的心一沉再沉。每每有亲朋好友问起周凯的下落,周文图心里一阵酸楚,只得皱皱眉头告诉他们,孩子估计都不在人世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周文图夫妇心底的希望仍没完全熄灭。两人从来不敢换电话号码,即使现在家庭条件好多了,重新修起了大房子,但是想着万一孩子哪天回来了不认识门怎么办,于是专门将老房子拍摄下来,好让儿子有一天回来了能够辨认得出来。平时他们只要进城办事,就会到打拐办、公安局等相关部门去询问是否有新的进展。

        在找到儿子前不久的一天,周文图夫妇到城里办事,还特意去打拐办询问情况,得到的回复和以前一样:“你们这个没得新情况,放心嘛,有新的进展会通知你们的。”夫妇俩沉默着走出打拐办,过去13年里,他们已经对这样失落的心情习以为常。

        2019年12月30日,一通电话打破了周家人的平静。“你们来西溪派出所一趟,有个事情要向你们了解一下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出于一个母亲的直觉,付文菊接到电话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正在大棚里做事的她,立刻关掉了大棚,往派出所跑。在西昌城里打工的周文图也立刻赶到了派出所。

        “现在还不确定,就是福建那边有一个小孩,和你们家的情况很相似,有可能是你们家之前掉了的小孩。现在要重新采集你们的DNA去进行比对,进一步确认。”西溪派出所民警告诉周文图夫妇。

        尽管民警说还不确定,但这个消息足以让周家人空了13年的心重新被喜悦填满。周文图激动地告诉记者:“我可以给你说,从听到有这个娃儿的消息开始到今天,我一直没怎么睡觉,太兴奋了,根本就睡不着,一闭眼睛就想起凯凯小时候的样子。”这样的辗转反侧,在周凯刚走丢那段时间周文图也经历过。但那时躺在床上就像躺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现在躺在床上他却激动得忍不住想跳起来。

        经过几天的信息采集、上传、比对等程序,最终派出所证实了远在福建省安溪县白濑乡的孩子,就是周文图的儿子周凯。

        据办案民警刘志介绍,周凯被拐卖到福建后,一直使用的是假身份证。但由于近年来身份证的防伪技术越来越好,加之周凯已成年要时常外出,没有身份证寸步难行,于是只有到当地派出所上户口。由于周凯19岁还未上户,这让当地派出所民警产生了疑惑,在采集血液样本后与DNA库一比对,发现周凯是失踪人口。经过多番比对,这才证实了周凯的身份。

        刘志告诉记者:“当时技术不成熟,现在有了DNA库之后,很多被拐儿童在公安机关的帮助下都回到了家中。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作为民警也非常开心。”

 

4

穿越1616公里13年后与家人团圆

        身份确认后,2020年1月2日,周文图一行6人在公安民警的带领下,穿越1616公里,远赴福建接儿子回家。

        一路上周文图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即将要见到13年未见的儿子,紧张是因为不知道儿子这十多年是否过得好。周文图说:“在没见到儿子之前,最担心他是不是身体健全,有没有被人贩子虐打,有没有被贩卖器官,在新的家庭里生活得怎么样? 我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儿子手脚残疾不健全。”

        1月6日,在白濑乡派出所,父母和儿子终于相见了。“见到儿子的时候,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一看就是我的儿子。”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周文图依旧很激动,这个什么苦事、难事都习惯往肚里咽的农村汉子,当场落下眼泪。

        一家三口没有相互打招呼的过程,一见面立刻拥抱在一起号啕大哭,多年的思念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阳光、健康的儿子出现在眼前,让周文图夫妇牵挂了13年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民警刘志在一旁见到此情此景,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对于13年未见到自己亲生父母的周凯来说,这一天的情形也终生难忘。他告诉记者:“离开家那么多年,父母在心中的印象原本已经模糊了。但是见到父母那一刻,那个模糊的印象一下变得清晰起来。当时我脑袋迟钝了几秒,曾经幻想过父母来找我时的情形,但是真的见到父母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不敢相信真的和他们团聚了。能见到他们,真的太感动、开心了。”

        随后,周文图夫妇还前往周凯养父母家中。在以往的13年中,主要是周凯的爷爷、姑姑在照看他,尽管养父母的家较为偏僻,但总的来说日子还算过得不错。

        警察询问了周凯当时被拐走的情形,周凯大多不记得了,只是依稀地记得是一个女人将其拉走,途中坐过客车、火车到达福建。

        对家乡还有零星印象 未来会福建、西昌两边跑。

 

 

        9日下午,周凯在锣鼓声中回到了自己久违的家中。过去13年里,周凯已经习惯了福建的生活方式和饮食,口音从西昌话变成了闽南语。而西昌家门前也从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土房变成了楼房。尽管有了变化,但是周凯对家乡还存有零星的印象。

        “我记得以前村口是有两排柳树的,家附近有两个鱼塘。我还记得妈妈爱打麻将,爸爸是修汽车的,有时候很晚才回家。小时候调皮奶奶要打我,我就会躲在爷爷身后。”虽然印象模糊,但是当周凯回忆起小时候的事,脸上还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次回来,周凯坦言有些尴尬,因为离开了13年,一回来就有这么多人在欢迎他,有些不适应,许多亲戚邻居已经不认识了。但是看到这么多人发自肺腑地为他回来高兴,他也感到很温暖,体会到了亲情的可贵。

        这一次周凯回家,一方面是要将冻结了的户口解冻,办一张属于自己的身份证;另一方面就是回到家乡看看,陪陪父母,走走亲戚,留下来过年。

        据公安民警介绍,目前周凯已经有19岁,未来留在西昌还是福建,由他自己来决定。周文图夫妇也表示,虽然还是希望孩子回来,但是孩子已经长大了,他最终要留在哪里都尊重他的意见,只要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大人们就心满意足了。

        周凯表示,目前打算过完年后回到福建的家,因为自己的人际关系、朋友圈子都在福建,而且姑姑、姑父在福建做生意,自己也准备跟着他们学习一下做生意。能够找回亲生父母,非常的开心,今后将会福建、西昌两边跑,当福建没有活儿做的时候,就回西昌来陪父母几个月,弥补一下失去的亲情。

手机扫一扫
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