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更多的机会。">

妈妈成了拐骗犯,他何去何从?

2017年的夏天,刘金心突然被母亲何某亲口告知: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何某,其实是自己的“养母”,甚至是个“拐骗犯”。何某还去公安局自首,幷拉着他做了鉴定。2018年2月,刘金心的亲生母亲也找到了。


一边是拐走自己却视如己出疼爱自己的妈妈,一边是赐予自己生命幷苦苦寻找自己几年的亲生母亲,刘金心该何去何从?


详细案例

    自首

    2017年夏天,刘金心的母亲看到一档寻亲节目,“七八十岁的老母亲,一辈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丢失的孩子,满头白发了还在找。我觉得我自己不是人,作孽呀。”

  何某跟儿子、女儿坦白了,女儿哭着求她,“妈妈不要去自首,我怕你要坐牢。”但何某执意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自首。

  2018年1月3日,经警方证实:大约半年前采集了何某、刘小强、刘金心的DNA,可以证明的是刘金心与何某和刘小强没有血缘关系。

  刘金心不能接受,“那天我买了一瓶白酒,把自己灌醉了。”后来他离开南充,去了广州一家电子厂打工,月薪5000元,“我前几天又把自己喝进了医院,心里憋得难受。”但他宁愿憋着也不愿多谈,只说,“我妈对我这么好,我没想过我妈不是我妈,亲生的能找到就找,不能找到就算了。”

  刘金心的DNA被放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可是,半年过去了,通过比对认亲没有找到他的亲生父母。

    团聚

    2018年2月6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王小琴第一次见到失散26年的儿子。


7.jpg

王小琴紧握着亲生儿子刘金心的手


  儿子已改了名字,叫刘金心。这个名字,是何某死去的儿子的名字,何某把这个名字、连同她死去的儿子的生日,给了他。

  在警局做了一些交接,王小琴带刘金心回家,和他们一起的,还有王小琴后来生的小儿子周辰辰(化名)。还是周辰辰打破了沉默:“今天晚上出去吃饭吧,吃好点。”

  王小琴说:“回家吃吧,我煨了一锅鸡汤。”

  前一天,警方给了她三份《鉴定文书》复印件,由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上面写着:刘金心与周文斌、王小琴“符合双亲遗传关系”,并通知王小琴第二天就要见面。

  6日一早,王小琴就去买了一只鸡,文火煨一锅汤,到下午两点,她才出门,见面的时间是三点。

  晚上,王小琴又蒸了两节腊肠,炒了两个小菜,这是他们母子26年后吃的第一顿饭。

不见

  2月7日,在刘金心的外婆家,在场的还有刘金心的小姨、小姨夫。

    外婆在用手帕抹眼泪,刘金心坐在她的身边,外婆说:“那个人贩子对你还好吧?”

  在场的人,都笑了,每个人都像是揣着一个悲伤的笑话。

  王小琴说:“妈,你莫这样说,她养了他二十几年。”妈妈咬牙切齿地恨,先给儿子的情绪让路。

  “唔,那个保姆……”

  ——也不对。

  “那个养母,对你还好吧?”

  “嗯,她对我很好。”所有的关系都错了位,模糊的“她”成了最合适的称呼。

  外婆又找出刘金心小时候的照片,絮絮叨叨说着:“你看,这就是你小时候的样子,照片我们一直留着,你小时候好乖哦,我每天下了班就去给你送牛奶。后来,你丢了,我眼睛都哭瞎了……”(摘自:重庆晚报)


2018-03-22 10:05:04

验证码

全部评论(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