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更多的机会。">

拐卖妇女儿童者一律死刑???

今年的两会上,不止一位人大代表重提了拐卖儿童问题。随后“拐卖妇女儿童者一律死刑”这一提议再次掀起新一轮的热议。

法制社会,就从个人感情而言,本人也对哪些人贩子痛恨。但是就刑法而言,第240条【拐卖妇女、儿童罪】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拐卖妇女、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

(二)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的;

(三)奸淫被拐卖的妇女的;

(四)诱骗、强迫被拐卖的妇女卖淫或者将被拐卖的妇女卖给他人迫使其卖淫的;

(五)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妇女、儿童的;

(六)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

(七)造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八)将妇女、儿童卖往境外的。

111.jpg

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因此“有法必依,违法必究”

其次,死刑一旦失去了弹性,那么对犯罪人产生的边际威慑就趋近于零,直到落网,这期间他做任何事边际成本都是零。这意味着,一旦一个人明知自己必死,那他就有动力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带来的社会危害要巨大得多。同时为了避免被发现,杀掉孩子逃跑也是最有利的选择,不管从哪个角度说,“一律死刑”都是绝对不可以的。拐卖人口是个社会问题,它有着包括民俗、环境、社会保障等在内的复杂的成因,不能试图仅仅依靠死刑威慑来解决这个问题。

人贩子之罪恶,不在买卖,而在强迫。买家需求一直存在,卖家供给也没断过档,但是双方难以通过合法渠道交易,只好去找人贩子。人贩子也无法通过合法渠道买到儿童,最终在利益驱动下铤而走险。以我个人行为为例,假设我运气好,抓住了肇事者,我确定就是他干的,我现场殴打或私刑折磨他,最后我被判死刑。你们应该以同情为名要求将我无罪释放么?

有个词叫趋利避害,罪名有了轻重,才能让罪犯有一个趋利避害的考量,至少不会为了掩饰轻罪而犯重罪。杀人不一定判死刑,如果人贩子被抓到都判死刑的话,那会不会导致被抓之前杀人灭口呢?

法律不是出于愤慨制定的,有一部日剧叫做《胜者即是正义》,里面有一局台词:“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而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

杜绝犯罪的方法是增加破案率,而不是加重刑罚。即使如你所说判了死刑,在低破案率的基础上,犯罪分子也只会归结为自己运气不好,而增加破案率的话,即使判三年五年也可以极大的减少犯罪。


2018-04-27 15:58:53

验证码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