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更多的机会。">

自述Ⅱ:想哭但哭不出来的感觉乘以十 (二)

抑郁“症”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心情不好”,而是一种病症。

抑郁症所造成的的情绪低落、思维迟钝与动作减少(俗称三低)是需要药物去抑制的,与患者的意志力无关,甚至与其性格关系也不很大。

我非常反感因为不了解抑郁症而说患者自杀是意志薄弱,很讨厌一些人在看到类似新闻时充满优越感地指指点点或者怀疑所谓“真相”。

一切精神疾病在严重的时候,只能依赖药物治疗,心理治疗都是没什么用的。或者换言之,心理治疗、疏导只对我们普通人的心情差有用,在精神疾病面前只能作为辅助手段。

抑郁症患者是病理性地觉得没有力气、没有希望,什么都不相干,只想死去。在这个阶段只有通过服药改善内分泌(不好意思药理我不懂)甚至电击什么的减轻症状。和一些患者接触的时候发现,越是意志力坚强、希望在服药的同时靠意志努力减轻病情的,越是最后因为搏斗不过病魔而很绝望。

对于严重的抑郁症患者而言,他的生活只剩下了一个目的:自杀。甚至有一些意志很坚强的病人……会很努力地伪装成已经病愈,骗过医生的眼睛出院从而达成自杀的目的。然而对于最严重的抑郁症患者,无力感会强大到他都懒得自杀……这也是恢复期的病人比最严重的病人更加危险的原因(因为他们已经有力气自杀了……)。

精神疾病的另一个特点是药物见效慢和药不能停(是不是听起来很像骂人话啊XD),知道一例就是一个女孩子已经认识到自己又严重了,赶紧吃药,但在药效出来前还是没能挺住,跳楼自杀了。


1.jpg


就我个人来说,抑郁症对思维的最大影响,是哪怕一点微不足道的烦恼也会造成极度痛苦的情绪海啸。比如和谁闹了个小矛盾,正常状态下哪怕是产生负面情绪也只会围绕着矛盾本身,但是在抑郁状态中就会想得很深。比如我和他闹矛盾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我只会给人带去不愉快→我这个人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看上去根本不构成逻辑关系,但这就是抑郁症患者的思维模式,不管多小的事情最后都会归结于对自我的厌恶。因为过于厌恶自己,所以哪怕明知这么想是不对的,还是会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于自己。

然后是对一切失去兴趣,包括自己原先很喜欢做的事情。没法集中注意力,无法维持正常的学习或工作状态,严重时连吃饭睡觉说话走路都做不到。有时候会哭得停不下来,但不是为了具体的事情哭,而是一种机械性的泪流不止,感觉自己像坏掉了的水龙头,已经停不下来。有时候则内心麻木到哭都不会哭,会在同一个地方维持同一个姿势很长很长时间,比如躺在床上睡不着又不想起,什么都不会想,大脑整个是空白的。不想说话,甚至无法顺利地在脑海中组织语言。与世界之间好像隔了一层,外界的一切刺激传到我这里时都会慢半拍。就好像什么事情在我面前发生了,我见到了听到了,但是它对我来说不产生任何意义。

会非常想死。倒也不是因为什么特殊原因,就是很简单的想死。“死,死,死”在脑子里以大号加粗黑体字刷屏,除了“死”什么都意识不到,那种想死的念头过于强烈,盖过一切。平时再怎么热爱生活再怎么积极乐观,到了真发作起来的时候都不管用,因为对生活的热爱是一种心理层面的东西,而“死”几乎是一种生理冲动。心理上的感觉不可能强得过生理上的感觉。不知道怎么描述。

关于感情,抑郁症患者态度比较矛盾,我个人的感觉是“知道有那么个东西存在但是不能很清晰地体会到”。你明白你心里有感情,也知道你被爱着,平时也会像平常人一样因为爱与被爱觉得温暖或感动,但有很多时候好像还是隔着一层。有时候会觉得“为了关心我的人我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能自私不能自暴自弃”,但这更像是一种责任而非主观意愿,有种强逼着自己往前走的感觉。同时,总会觉得,再亲近的人也不能时时都理解我的想法,永远不能。


2.jpg


比较重要的一点,即使是有抑郁症也不会成天愁云惨雾以泪洗面。还是会开心,只是这种开心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的而且是很浅层次的。这种开心比较类似于看见一个好笑的段子然后应景地笑上几下,而不是走在阳光下觉得世界真美的那种充实持久的幸福感。

更多的时候我体会到的不是悲伤,而是疲惫,是价值感的缺失和活力的缺乏。哪怕在一切顺利、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时候,也会时常莫名其妙地觉得“好累啊,好想一了百了”。寻常人看见春天山花烂漫,会觉得生活在这个绚烂的世界上真是太好了;而抑郁症患者会有两种可能的状态,第一是“嗯春天很美,花很美,但是都与我无关”。第二是根本看不见春天也看不见花。

发现题目中还有一个小问没有回答,关于自杀。

为什么同样是抑郁症患者,同样情况较严重,有人自杀了而有人没有呢——我想这其中的区别,主要是情绪是否得到合理的疏导和安抚。只要患抑郁症,或多或少都会有想自杀或者是伤害的念头,这算是症状之一。而这种症状是间歇性的,也就是说,会在某个时间点特别特别想死,但是过了那个时间点又会觉得自己还是不想死的。不自杀的关键,就是要平稳地渡过那个最危险的点。这种时候,亲人的支持就很重要了。

把一心求死的抑郁症患者从自杀边缘拉回来的往往不是讲道理,而纯粹是感情,是“我在这里,我会始终支持你,所以要好好的,我们一起度过难关”。有时候处在万念俱毁的时刻,就好像溺水的人在海里挣扎,那份来自亲人朋友不问缘由的支持则像是救生圈。

但所有的大道理都没用。真的,都没用。尤其是“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这句话挺没说服力的——抑郁情绪排山倒海席卷而来的时候,我们真的不觉得死比活着可怕。(来源:知乎)


2018-06-29 17:30:47

验证码

全部评论(0条)